来自 包装材料 2020-05-08 21:0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乐白家 > 包装材料 > 正文

抓住“内容为王”法则 传统出版为己争得一席之地

前天,全球最大网络零售商亚马逊宣布在今年秋季出版122本图书,包括实体书和电子书,自由作家Tim Ferriss便是其签下的首位作者。 这样一条消息,足以让传统出版社感到胆战心惊。因为这意味着亚马逊已经将一本书从诞生到销售的每一个环节都彻底打通了。哪怕是作为亚马逊数字内容供应商的传统出版社,也无法驱走此举的威胁之感。 虽然上述这样一场对传统出版业的围追堵截还停留在大洋彼岸,但国内的同行也轻松不起来。公开数据显示,2009年中国数字出版业总值达795亿元人民币,首度超越传统书报刊出版物的生产总值。实体书店等传统零售终端的萎缩,网络零售渠道对价格空间的挤压,以及电子书撬动出版业格局,无一不是传统出版业正面对的难题。 传统出版社生存空间受挤压 前天,李开复在自己的微博上宣布,其撰写的英文书越过出版社直接上了亚马逊,更直呼国外出版社的末日快到了。国内出版社的好日子还能过多久?羊城晚报记者就此采访了部分出版社,但均未得到正面回应。 这是个很尴尬的问题,谁也给不出答案。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出版业人士告诉记者,近几年来传统出版社生存的空间不断受到挤压。一方面,实体书店的倒闭让出版社对网络销售渠道的依赖性不断增加,间接削弱了其与网上书店谈判的筹码和底气。另一方面,电子书等数字出版物的兴起,大大影响了年轻一代的阅读习惯,这也让出版社倍感压力。 记者留意到,为了开拓新的市场出路,不少出版社都开始与电子书硬件制造商合作。其中一种合作方式是出版社将一种或者多种图书授权予阅读器制造商,由其捆绑阅读器销售,然后双方按照约定比例分成。另一种则是阅读器制造商向出版社一次性支付费用买断一种或者多种图书的若干年使用授权,然后预制到阅读器上捆绑销售。 事实上,出版社也在不断地探索数字化转型的路径。我们出版社已经上了出版ERP管理系统,图书从选题、三审制、校对到发印销售,发退货,回款等流程都已经在ERP上完成,提高了效率,杜绝了许多以往的管理漏洞。广东人民出版社一位负责人说。 不过他也表示,网络盗版已经严重阻碍了传统出版业的数字化信息化的进程。目前很多出版社都不愿意让自己的图书数字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对数字出版中盗版问题的恐惧,而这样恰恰给了盗版商用极之低廉的成本对图书进行数字化盗版发布的机会。 出版业格局将被重构 虽然压力重重,但业内依然有乐观的声音。今年8月底在北京召开的国际出版论坛上,中国出版集团公司总裁谭跃表示,传统出版企业的核心优势是具有丰富优质的内容资源、作者资源和读者认知度,同时还拥有素质过硬的编辑力量,这些正是传统出版业发展数字出版的坚实基础。不少乐观人士都认为,数字出版是未来发展的大趋势,而传统出版业只要抓住内容为王的法则,便可为自己争得一席之地。 然而,亚马逊抛弃出版社直接签约作者的举动却不禁让人开始怀疑,内容真是出版社的护身符吗?该公司高级主管Russell Grandinetti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旧有的出版模式终究会走到尽头,接下来出版业中不可或缺的只有作者与读者,其余介于两者间的尽是危险与机会. 有评论指出,亚马逊真正的想法是,未来的图书出版只有3个环节,那就是作者、读者和亚马逊。 即使近在国内,由于电子书的兴起,传统出版业格局也正在受到挑战。去年底,以阅读器硬件起家的汉王在去年底发布公告称,其已获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从事互联网出版业务。事实上,对出版业务虎视眈眈的绝不止汉王一家。 对此,业界观察人士叶先生认为,出版业格局重构是不可避免的。电子书真正发展起来之后,传统的图书出版产业链将打破,新的数字内容提供商、终端生产商会逐渐加入,从而打造成一条数字出版的新产业链。届时传统出版社还能否在其中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只能留待时间给出答案。

原因是,盛大中文的内容十分局限。出版是门浩如烟海的学问。盛大做的是短、平、快,适合在线看,能够被简单复制的内容,大部分属于低端阅读。沈浩波说:真正的出版物需要时间沉淀。他同时还表示,无论未来怎么变,纸质书也好电子书也罢,内容为王始终是硬道理。他对亚马逊涉足出版这一事件持保留态度:很多人都觉得狼来了,我看未必。亚马逊做出版,也需要能够策划选题、甄别作者、预判市场口味的出版人。未来,出版人的工作只是换个形式而已。

既然内容是核心,保护内容就是关键。比起亚马逊,更让沈浩波头疼的是盗版问题。如何阻止盗版几乎成为每一家已经入场或打算入场的中国数字出版内容运营商的心病。著名写手南派三叔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就曾直言,如果没有盗版,2011他的年收入至少翻10倍。由于数字盗版的成本比印刷品更低,因此,保护电子书版权更见迫切。南派三叔说:亚马逊在美国能做起来,也是因为美国的版权法规相对完善。南派三叔说:这或许也是Kindle尚未进军中国的原因之一。

然而,绕过传统出版社和出版代理人,直接通过某家在线阅读平台出版电子书,类似亚马逊这种干净利落的出版模式在中国目前尚且没有可能实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出版人告诉记者,在中国,法律规定出版书籍一定要通过传统出版社。这里面涉及申请书号、内容审批等等。这位出版人说只有走流程,出版纸质图书后,这本书的内容才可以被二次销售,制成电子书在线付费下载。

这位出版人同时还指出,除此之外,通过其他任何途径出版电子书都是非法。因此当本报记者拨通亚马逊中国卓越亚马逊高级公关经理穆欣的电话,她表示卓越亚马逊现阶段只专注于零售事业,也就不足为奇了。穆欣同时强调:卓越亚马逊会严格按照国内法律法规开展工作。南派三叔笑言卓越亚马逊的回答太官方,他透露,亚马逊在中国的数字出版业务尚未展开,目前势头正猛的是当当。

虽然这场对传统出版业的围堵还停留在大洋彼岸,但国内的同行却轻松不起来。公开数据显示,2009年中国数字出版业总值达795亿元人民币,首度超越传统书报刊出版物的生产总值。实体书店等传统零售终端的萎缩,网络零售渠道对价格空间的挤压,以及电子书撬动出版业格局,无一不是传统出版业正面对的难题。如今,中国移动、汉王书城等电子书下载平台正逐渐改变着国内阅读生态。

亚马逊在北美制造的这阵大地惊雷是否会在中国复制?中国出版社和出版人的未来之路又在哪?中国数字化出版究竟有何顽症?为此本报记者展开了一番调查。

关键词:数字印刷 出版业

全球最大网络零售商亚马逊宣布在今年秋季出版122本图书,包括实体书和电子书,自由作家Tim Ferriss是其签下的首位作者。这样一条消息,足以让传统出版社感到胆战心惊。哪怕是作为亚马逊数字内容供应商的出版社,也无法驱走此举的威胁之感。因为这意味着亚马逊已经将一本书从诞生到销售的每一个环节都彻底打通了。亚马逊,在摧毁了无数实体小书店之后,又将要置出版商于死地?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包装材料,转载请注明出处:抓住“内容为王”法则 传统出版为己争得一席之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