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纺织皮革 2019-11-30 07:1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乐白家 > 纺织皮革 > 正文

丝绸之府陷入“无丝”可用窘境

而四川省纤检局已于今年五月率先对于春茧收购展开了全面执法检查工作,这对于茧丝绸行业来说不失为一件益事。

5月26日,浙江省丝绸协会、江苏省丝绸协会联合向两省蚕茧收购单位和缫丝企业发起关于不收毛脚茧的倡议和呼吁:从今年春茧收购开始,严格按照国家《茧丝流通管理办法》、《茧丝质量监督管理办法》,不收毛脚茧。要鼓励倡导蚕农交售化蛹茧。各地茧站要把好质量关,保护蚕农利益,维护收购秩序。呼吁政府监管部门:打击非法收购、扰乱收购秩序的不法茧贩,惩处违反质量义务收购毛脚茧等有严重质量问题蚕茧的茧丝经营者。 据了解,蚕上簇吐丝结茧后化蛹,因此成熟的茧叫化蛹茧,刚吐完丝或正在吐丝尚未化蛹的茧,因其还保持蚕的形态而称为毛脚茧。毛脚茧富含水分,比化蛹茧高出10%以上,由于蚕茧按重量出售,每斤可多卖1~2元。但是毛脚茧给缫丝企业带来的危害却很大:主要表现在毛脚茧堆集时发生蒸热,影响茧质;烘烤时预蛹挣扎,毛脚抓破茧内层,断头多乱,原料成废料;烘烤时蛹油和体液渗出,污染茧层成为油茧和黄斑茧、印烂茧等;烘烤时不易均匀适干,影响缫丝质量。 据湖州丝绸之路集团董事长凌兰芳介绍,国家曾规定禁止出售毛脚茧,在计划经济时期监管严格,惩处严厉。但近些年来,由于缫丝产能大大过剩,各地抢购原料,茧贩提早收购,于是毛脚茧泛滥,致使形成行业灾难。究其原因,产能过剩,监管缺失,唯利是图,利益把持等是主要原因。全国蚕茧除个别少数民族产区以外,都受到毛脚茧危害。毛脚茧加剧东部优质精品出口生丝企业的困难,逼迫企业倒闭歇业;也延缓和阻滞了西部新兴茧丝企业的提升发展。 中国是丝绸的故乡,但出口欧洲的高档精品丝由于缺乏优质原料而难以接单。以浙江为例,浙江原本茧丝质量、产量均为全国第一,但现在产量降为全国第五。五大蚕桑区南浔、桐乡、海宁、德清、淳安,前四个产区的蚕茧无法生产出口丝,只有淳安的茧还可以生产5A以上高品质生丝,但数量越来越少。丝绸之路集团是全国为数不多的出口精品丝名牌企业,但需要从少数民族地区千里迢迢购茧来生产,本地茧无法生产高档精品丝。浙江省由于原料差,企业关停歇业多,居然首次成为“蚕茧原料多余省”,这在全国缫丝产能过剩的背景下,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 编辑点评 丝绸是中华民族的瑰宝,而今却因为利益驱动,人为导致蚕茧质量下降,无法生产高档精品丝。这不仅是行业的悲哀,更是“中国丝绸”品牌的悲哀。 近期,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重新唤起人们对丝绸的关注;国家八部委提出关于促进我国茧丝绸行业健康发展12条意见,大大提振了行业转型升级的信心。但是,这些都是建立在有优质原料做保障基础之上的。 要圆我们的丝绸强国梦,不仅需要丝绸企业在技术、研发、设计上多下功夫,同时更需要上游蚕农精心饲蚕,自觉交售优质蚕茧;相关部门加强监管严格执法,狠抓纺织原料安全;茧站拒绝毛脚茧只收化蛹茧;企业联合宁可停产也不缫毛脚茧。唯此,才能从根本上清除毛脚茧,找回优质化蛹茧。

丝绸之府的“蚕茧危机”

为了破解丝绸之府的“蚕茧危机”,日前,安吉县政府在梅溪镇引导当地村民已建起万亩蚕桑基地,通过农企合作、蚕桑产业化的机制来解决市场对优质原料需求。南浔区而练市镇朱家 兜蚕桑合作社也在今年春茧收购中首次实行“优茧优价”的办法,试图找回优质原料茧。

在凌兰芳看来,毛脚茧引起的茧质退化,其根源一方面是产能过剩,另一方面是市场监管的缺失,未能很好地实施“优茧优价”的政策。

“我国在2001年开始的鲜茧流通体制改革,目前仍处在转型期。当前,蚕茧收购市场的混乱局面,一定程度上影响蚕业的持续、稳定、健康发展。”市农科院副院长费建明介绍说,市场无序诱发“蚕茧危机”,大家都为自身利益,争抢茧源,导致茧价大起大落,最终整个行业受损。

相关资讯:

近年来,受到诸多方面的影响,丝绸之府蚕茧生产与收购问题陷入了一系列的危机之中。为了阻止危机蔓延,各位丝绸人士,献计献策,竭尽全力为行业出力。以下是中国丝绸网为您带来的详细报道。

但这30%的份额远不能满足高端市场的需求。“即使淳安全县的优质蚕茧,也仅仅只够满足丝绸之路集团一家企业一年不到的生产量”,凌兰芳介绍。

5月26日,浙江省丝绸协会、江苏省丝绸协会联合向两省蚕茧收购单位和缫丝企业发起关于不收毛脚茧的倡议和呼吁。

顾国达说,毛脚茧泛滥依附于传统鲜茧收购办法,这种收购方式的改变需要政府通过引导来进行。其次,在我国目前众多地区蚕茧收购市场放开,多家收购主体在管理缺位和单一市场化运作的情况下,更应该通过对蚕茧收购主体的数量、规模和资质加强监管,以加快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

“初步估计,湖州地区去年收购的蚕茧中毛脚茧占到半数以上。毛脚茧泛滥,他们更是深受其害。”我市拥有蚕茧收烘资格的“巨头”湖州中维茧丝经营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高建荣说,国内缫丝企业目前产能过剩5万多吨、每年鲜茧加工缺口近40万吨,加上开放的收购市场,导致了毛脚茧泛滥而走向了前台。

相关资讯:凌兰芳接受媒体关于拒收毛脚茧的采访实录摘要

与此同时,湖州、嘉兴等当地制丝企业关停歇业多,去年浙江居然首次成为“蚕茧原料多余省”,这在全国缫丝产能过剩的背景下成为怪象。

相关资讯:

这一次由毛脚茧引发的蚕茧原料危机则暴露出整个丝绸行业在管理、体制、对市场的调控等方面存在的问题。能否化解这场“蚕茧危机”,考验的则是在市场和政府“两只手” 在资源配置中如何更好地发挥作用。

丝绸之府“无丝”可用

5月27日,湖州市吴兴区紫金桥村,蚕茧养殖户叶阿荣说,他家今年春蚕共养了1.5张蚕种,春蚕是24日前后开始结茧,理应6月1号前后才能成为成熟的化蛹茧。

五月茧丝绸行情总结与近况

乐白家,毛脚茧的泛滥,行业如何破“茧”而出?湖州市农科院副院长费建明认为,散户养殖的模式抗风险能力较弱,蚕农处在利益的末端,在市场供不应求时,蚕农放任毛脚茧泛滥,并不是行业协会的呼吁和建议就能解决的。

作为江苏重要的蚕桑产区,江苏省射阳县特庸镇党委书记周正林介绍说,全镇有8000多户蚕农,要在短短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完成蚕茧收购,并杜绝毛脚茧的出现这对于基层政府来说绝非易事。面对庞大的蚕农群体,要在短时间内保质保量的完成蚕茧收购任务,现行的仪评制流程的确有些力不从心。

国内着名蚕桑经济研究专家、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顾国达教授认为,缫丝企业产能过剩导致毛脚茧的泛滥,这是资源配置中市场和政府“两只手”不协调所产生的现象。

倡议发起人浙江省丝绸协会副会长、湖州丝绸之路集团董事长凌兰芳说,毛脚茧大量充斥,近年来愈演愈烈,使得茧质日益退化,以致于有着“丝绸之府”之称的湖州已经产不出可缫制5A级以上生丝的原料茧了。

由于蚕茧收购时间相对较短,在信息不对称的背景下,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很容易出错。这就需要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进行补充和协调。

“市面上化蛹茧和毛脚茧价格相差无几,但毛脚茧要相对重一成,两边算下来其实卖毛脚茧更划算,而且茧贩都是上门收购。”已养蚕十多年的叶阿荣深知这些蚕茧绝大多数都是毛脚茧,但他还是将家中的蚕茧销售一空。

湖州市纤维检验所所长王宏说,最危险的是毛脚茧泛滥,已经导致在江浙两省的蚕茧市场呈现出“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并开始在全国开始蔓延。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纺织皮革,转载请注明出处:丝绸之府陷入“无丝”可用窘境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