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运输物流 2019-11-08 13:1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乐白家 > 运输物流 > 正文

快递业最高规格法规下月起施行 新政如何解快递之“痛”

据报道,全国政协委员、北汽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徐和谊在今年两会准备的《关于进一步加快新能源城市物流车推广应用的建议》的提案中提到,“制定替换快递三轮车的相关政策。针对限制快递三轮车,制造企业开发有竞争力的产品,建议出台淘汰置换为新能源汽车的购置补贴、运营补贴、通行权、停车费减免等相关配套政策,引导快递三轮车退出快递领域。”

高速发展的快递业“快乐也痛着”

在杨先农看来,其实已经有部分城市提供了可借鉴的管理方式。如2016年,北京市给快递三轮车发放“身份证”,解决车辆通行难问题。2018年9月,四川省巴中市对符合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的快递电动三轮车,实行备案管理,统一外观标识,统一车辆编号,统一规范管理,在全省率先全区域推动三轮车发证通行制度,通过创新管理措施,逐步解决这一全国范围内的难题。

宁波是个网购大市,当前最迫切的是将新政尽快“落地”。

他举例说,如2018年7月,某地开展道路交通秩序综合治理工作期间,安全交通秩序取得一定的治理效果,但快递末端最后一公里的派送接近瘫痪,市民接收快递出现大难题。最终,该地出台措施,明确规定针对快递三轮车的“六统一、六不准”,给予快递行业2年缓冲期,允许快递三轮车继续上路,以便为老百姓提供快递服务。

快递业要发展,无疑需要政策法规来“保驾护航”。这次新政,针对不少快递业的“痛点”作出了具体规定,除了防止个人信息泄漏外,还有快件大型集散基础设施建设的保障,引导快递企业使用智能末端设备,依法保障快递服务车辆通行和临时停靠的权利……这些新政的实施既能促进快递业健康快乐地发展,更重要的是将真正造福于消费者。

杨先农表示,近几年,随着全国各地展开治理三轮车的专项行动,将快递三轮车列入其中,从而导致了快递三轮车上路难,有些地方甚至因三轮车治理行动而出现市民快件无法及时送达的情形。此外,尽管近年来我国颁布并实施了《快递暂行条例》《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的意见》《国务院关于促进快递业发展的若干意见》等一系列法规、文件,但快递电动三轮车的通行难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陈女士的烦恼,《条例》给出了解决办法:引导快递企业合用智能末端设备;要求住宅小区管理单位设置快件收寄投递专门场所;快递末端网无需办理营业执照等。这意味着小区管理单位如物业公司、社区居委会等,需要设置“专门场所”来解决末端收寄问题。而末端网点的布局上,因为取消了营业执照这一环节,将会有更多的便利店、水果店加入进来。

另据媒体报道,在今年的地方两会上,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委员段小龙也曾提出建议,陕西省公安厅、省交通运输厅要对快递车辆实行统一标识,制定快递专用电动三轮车用于城市收投服务管理办法,开辟“三轮车驾驶证”快递行业绿色通道。

一年里,宁波要收寄快件11.1亿件,每个宁波人平均收寄快件100多件;全市有1万多名快递员穿梭在大街小巷;从买衣服到家电再到如今的买米买菜,很多人的日常生活已离不开快递。

但在看到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也需要注意到,电动三轮车作为目前国内最适合快递业现状的末端派送工具,其存在的安全通行问题亦是亟待解决。

一票票快件,通过分拨中心集中,再发往全国各地。分拨中心的位置、规模、设施等,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快递的速度、运营效率、服务质量。“在宁波,没有相对集中的快递分拨中心,这是行业一大痛点。”赵海忠介绍,目前宁波顺丰、德邦以及“三通一达”等都有自己的分拨中心,但各自为战,无法形成集聚效应。更重要的是,他们几乎都是临时租借场地,很多场地无法满足标准化分拨中心在面积、道路条件、硬件设施等方面的规定。

今年全国两会,快递物流车辆的营运和管理问题再度引发两会代表热议。

新政解分拨场地各自为战之“痛”

乐白家,“城市管理者在考虑安全交通秩序的同时,也要统筹兼顾百姓生活需求的新变化。”为此,杨先农认为,这需要城市管理者在交通管理上推陈出新,以人为本,推出更好地保障和满足人民群众生活需要的管理思路和方法。

让快递业快乐地发展

3月12日,记者从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教授杨先农处获得了一份他今年提交的议案。

宁海研究快递专用电动三轮车管理

另记者了解,不只是杨先农,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以及此前的地方两会上,还有多位代表就快递车辆营运、管理问题提出建议。

比如快递实名制早已开始实施,但是在推行过程中比较难,为什么呢?就是害怕快递公司将自己的个人信息泄漏出去,会惹出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在收寄物件时很多人不愿将自己的信息登记上去,因而造成快递实名制的措施实行不下去。实名制实行不下去,又带来了其他问题:快递员将快件放在小区门卫和单位传达室,发个短信后一走了之,管你收到收不到。于是,快件丢失现象时有发生,收寄人与快递公司纠纷不断。

快递三轮车管理不能“一刀切”

“因为没有合适的送运快递工具,明知道三轮车运快递是违章的,也只能与交警‘躲猫猫’,每年我们公司都有十几辆违章三轮车被扣。”陆可旦直言。

除了推进制度完善外,杨先农认为,还要创新快递服务三轮车的通行管理思路。而这需要政府管理部门在严格执行国家法律法规对三轮车管理规定的同时,为符合标准的快递车辆提供通行便利,解决快递企业在城市配送中遇到的通行难、停靠难问题。

记者了解到,我省部分城市开始研究快递专用电动三轮车的管理,我市宁海县正在创建“省级快递先进县”,目前正在研究邮政快递专用电动三轮车的相关管理办法,并将适时出台。

在提交的议案中,杨先农从推进快递服务专用三轮车的标准制定,创新快递服务三轮车的通行管理思路,加大科技投入实现智能化管理三方面提出建议,保障快递业三轮车安全通行。

“近段时间,已经从新闻中听说这部法规了,市邮管局前阵子也就《条例》对我们企业进行了培训,这部《条例》的出台,对行业来说肯定是好事情。”慈溪天天快递负责人陆可旦说,现在“车”是企业面临的最大困难之一,城市道路资源紧张,快递员不敢随便停车;部分老城区快递车开不进,需要用三轮车送,有违章的风险。

乐白家 1

相关新闻:

从制度完善和科技投入方面找出路

《快递暂行条例》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将快递业发展纳入本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在城乡规划和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中统筹考虑快件大型集散、分拣等基础设施用地的需要。”这也许就是《条例》“里程碑式意义”的

据悉,截至目前,全国已有196个城市陆续出台了快递电动三轮车通行便利政策,但当前就快递三轮车是否应该清退,依然有不同的声音。

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在上月底的相关会议中指出,国家邮政局将努力推动《快递末端网点备案管理暂行规定》《快递业务经营许可管理办法》《邮件快件实名收寄实施办法》等法律法规的制定、修订工作,争取4月底前完成。

我国快递行业的发展增速有目共睹。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快件量超过500亿件,其中,四川省快件量就达14.60亿件,同比增长31.77%;业务收入达167.16亿元,同比增长31.13%。

一家快递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因为宁波的分拨中心处理能力趋于饱和,业务旺季他们需要自己派车去绍兴的分拨中心将货物拉来,最远的时候,还曾去广东拉货,大大降低了运营效率。而另一家快递公司因在象山没有分拨中心,需要通过余姚分拨中心供货,影响了配送时效。

但在杨先农的提案中,他认为,考虑到目前电动三轮车仍是快递末端派送的主要生产工具。且基于我国城市道路交通现状,电动三轮车具有安全、环保、节能、便民等优点,是快递企业保证快件投递时限与安全、完善“最后一公里”服务最适宜的交通工具。因此他建议,需要推进快递服务专用三轮车的标准制定。

快递带来足不出户采购的便利,为宁波人开启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以800万常住人口计,去年,宁波人寄件6.1亿件、收件5亿件,相当于一年里每个宁波人平均寄件76件、收件62件。

此外,他还建议,应加大科技投入实现智能化管理。交通管理部门可逐步搭建快递三轮车的信息管理平台,引入科技手段,如加装GPS、北斗导航定位等设备,实现智能化管理,加强从业人员职业道德建设,强化路人安全优先、遵守交通规则等素质教育培训,有效提升快递行业人员交通安全和文明出行意识的同时,建立起良好的快递三轮车安全通行秩序,更为妥善地满足和保障百姓的快递服务需求,力争快递业高质量发展和文明城市创建相互促进。

在快速发展的同时,无论是行业自身,还是它所面对的消费者,都“快乐也痛着”。国家邮政总局有关人士列举了快递业发展面临的一些实际困难:快递末端网点的办照成本较高、快递车辆通行难、快递基础设施薄弱等;快递安全形势比较严峻,危害公共安全和用户信息安全的情况时有发生;此外,快递市场经营秩序不够规范,存在服务质量相对较低、责任界定不清等问题;快递服务争议也不少。来自市邮管局消费者申诉中心的数据,过去一年,该中心收到2.1万条申诉,其中4000余条为有效申诉。“这些申诉,许多是消费者和企业协调后没有达成一致,通过各种渠道转到我们这里来的。”该中心工作人员邱秦介绍,实际上,一年11亿件的快递业务,纠纷量远远不止这些。

实际上,自2014年起,中国已成为世界排名第一的快递大国。而无论从快件数量或是配送的时效来说,我国的快递发展水平都居于世界发展前列。但与行业快速发展相伴的,是一些行业中存在的痛点需要我国提出创新式的解决方案。

一方面快递行业高速发展,一方面保障的法律法规相对滞后,导致快递行业“快乐并痛着”,而消费者对快递行业的感受则是“让我欢喜让我忧”。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运输物流,转载请注明出处:快递业最高规格法规下月起施行 新政如何解快递之“痛”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