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运输物流 2019-11-24 06:3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乐白家 > 运输物流 > 正文

到农村去:阿里京东乡村电商短兵相接

而另一方面,在解决了物流桎梏之后,四至六线城镇市场还是如今新零售、无界零售等各种未来零售模式的重要试验田。

事实上,由于农村人口居住分散,物流成本偏高,物流一直以来都是发展农村电商的最大困难之一。在下乡实践中,京东、阿里、苏宁都是无一例外想竭尽所能解决农村的“最后一公里”难题。

当下的很多县级、乡镇的居民和北上广深的居民一样刷着微信,在包括拼多多在内的各种拼购平台上熟练地下单,而四五年前各大电商为了推广自家业务不得不去当地“刷墙”。

根据阿里研究院发布的《农村电子商务消费报告》显示,以淘宝网购数据为例,淘宝农村消费占比已从2012年第二季度的7.11%提升到了2014年第一季度的9.11%。2014年全国农村网购市场总量预计将达1800亿元以上,2016年将突破4600亿元。

而苏宁也不再强调转战线上电商、拥抱互联网,而是全面以智慧零售回归线下各种业态实体店的零售解决方案服务商,目标直指2万家实体店的建设。

不久前,京东晒出下乡成绩单,定位于农村大家电“营销、配送、安装、维修”一站式服务的“京东帮”服务店高歌猛进、遍地开花,在短短4个月时间里,开设了超过400家服务店,服务范围辐射超过10万个行政村,日均开店3家,单日开店最高55家。

2016年初,京东宣布在原有县城开设京东帮服务站的基础上,将在全国20万行政村建立超过1万家的专镇专营店,加速京东家电从线上渠道的主导到线下渠道的重建。

乡村的墙壁历来是乡村政治、经济宣传的主要载体,而如今,这些墙壁成为了企业打入乡村的最佳广告位。

今年4月,阿里以45亿元投资了五星控股集团旗下汇通达,拿下农村地区8万多家夫妻店,将它们纳入新零售的势力范围。

眼见着对手将“触手”伸向县级城市,电商巨头阿里的动作也颇为迅猛,作为国内最大的电商巨头,阿里在农村地区的号召力同样不可小觑。

但如今物流已经不再是阻碍。

去年11月,京东全国首家大家电“京东帮”服务店在河北赵县开业。“‘京东帮’服务店将主要结合商品、主干道物流、宣传、移动入口的下沉,希望系统解决家电下乡‘最后一公里’的难题。”京东公关人士如是阐述“京东帮”的初衷。按照京东的规划,“京东帮”面对四至六线城市,线下店三年内要开出1000家。

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执行官张勇表示,三年多以前,阿里巴巴集团推出乡村战略,并且把它定为阿里巴巴集团未来20年发展的三大战略之一。“乡村对阿里巴巴来讲是根基,我们一直在实践通过互联网、大数据,运用已经建立的从电商到金融、到物流的生态,帮助乡村发展。

为了进一步拓展自营配送体系,满足在三至六线城市渠道下沉战略布点的需要,京东在2014年初推出了先锋站计划。

而独立运营之后的京东物流也在一个月前正式进入个人快递市场。京东物流开始正式从B端市场延伸至C端的背后,是电商企业的自建物流能力已经趋于饱和到可以输出服务。

去年以来,国家层面对农村政策的扶植以及加大农村信息化建设的目标,为阿里等巨头进军农村带来了更多机会。他们向农村迈进的每一个脚步,几乎都有地方政府的身影。

但事实上,为了这一刻,包括阿里、京东和苏宁易购等在内的老牌电商已经筹备了很久。

毫无疑问,自建物流效率更高,可控性更强,但农村市场地域广阔,人口分散,需要增派大量的配送人员与车油成本。根据测算数据,乡镇农村配送在30公里内,物流成本是城区的3倍,达到60公里则变成5倍。而一个快件从仓储发出到送到村民手中,物流成本每单高达10元钱。京东的一季报则显示了这一点,其物流费用比去年同期增长97%。

以京东为例,从2013年四季度到2014年一季度,京东曾在近半年时间内于全国145座城市落地超过8000幅“刷墙”广告。

争取地方政府支持

2018年,京东家电将把京东家电专卖店作为拓展四至六线和农村市场的主力渠道持续推进,计划将门店数量提升到15000家,销售额比2017年提高5倍,覆盖全国100%的县城。

尚未开发的农村无疑成了一块香饽饽。

也就是说,在享受“刷墙”这种广告形式带来的影响力之前,各大电商企业需要先为其物流买好单。

阿里农村电商的雄心,在孙利军的话语中表露无遗。孙利军表示:“村淘版图逐渐扩大,目前已经涉足到了15个省份,所涉省市50%以上的县域都已经报名。到阿里巴巴2015财年年底,参与村淘的省份预计会增加到23个左右。除此之外,今年阿里巴巴还会树立农村淘宝的标杆,打造村淘黄埔军校。村淘将从全国70%的省份选出5-10个突出县域,树立为典型。”

早在2013年,网上就曾爆出淘宝网在农民家的大墙上刷出“生活想要好,赶紧上淘宝”的标语。除此以外,当当网的“老乡见老乡,购物去当当”、京东的“发家致富靠劳动,勤俭持家靠京东”等刷墙标语也都弥漫着浓郁的乡土气息。

去年10月份,阿里巴巴集团在“首届浙江县域电子商务峰会”上宣布,将启动“千县万村计划”,在三至五年内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

但当时的电商企业管理者最大的担心是,“刷墙”揽来的新客户,如果当地的物流和服务做不到位,反而是砸自己的牌子。

如今,各方在农村领域的竞争亦早已扩展到乡村代理、政府支持以及农户手上的农产品资源,战况愈发复杂,火药味也愈发浓烈。而这些巨头们,在农村电商的争霸赛中,也各自传承着自身的基因和特质。去年开始,阿里、京东相继发布渠道下沉计划,将农村电商作为未来的战略重点。

可以说,如今的京东、阿里和苏宁都是零售渠道的颠覆者和挑战者,试图改变传统分销结构,建立新的游戏规则。

今年春节期间,京东集团创始人兼CEO刘强东回到老家宿迁市宿豫区,走访数个村的“京东服务中心”,为其“深耕农村市场,推广农村电商”的战略站台。

在无人仓、无人机等无人物流技术的发展下,在陆路不通的乡村地区实现快速的物流配送已经不再是难题。

谈起阿里进军农村市场的进程,就不得不提去年7月份阿里在杭州召开的“首届中国县域经济和电子商务峰会”,这被外界称为著名的“县长大会”,因为阿里一口气请来了来自全国26个省区、直辖市的176位县市区的市委书记、县长、副县长等行政干部,彼时阿里意在阐述一个概念:农村电商的春天到了,并且极力争取来自各地基层政府的支持,而超过百位县长的参会,亦同样证明了农村基层政府对电商的重视程度。

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资本已经成功改写了物流市场的格局。

财报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京东收入为36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2%,净亏损为7.102亿元人民币(约1.146亿美元)。反观阿里,2015年第一季度营收为174.25亿元,同比增长45%,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为77.41亿元,同比增长16%。尽管京东增速喜人,但仍难以止亏,与阿里盈利能力不在一个量级上。

这群被冠以“小镇青年”的用户毫无疑问是当下各大电商以及各种社交电商的追捧对象。

京东集团华南配送管理部总监王明波告诉记者,由于农村消费者居住比较分散,订单密度比较小,很多物流公司都无法触及,农村消费者很难享受到与城市消费者同样便捷的送货上门和售后服务。同时,许多农村消费者对网购不熟悉,对商品和售后服务政策不了解,对网购仍有疑虑。这都是电商企业下乡面临的难题,这也正是京东县级服务中心、“京东帮”服务店和他们所发展的乡村推广员针对的农村电商服务的痛点。

如果聚焦家电领域,2015年阿里战略入股苏宁云商之后,两家开始逐步将苏宁的线下渠道优势与阿里天猫的线上渠道平台对接,意在撬动家电零售渠道并建立新的商业游戏规则。

找代理比刷墙更接地气

本文转自第一财经日报,并不代表中国(http://news.chinawutong.com/)观点,如有侵权可联系删除。更多有关优质物流公司、线路推荐,发货技巧知识等资讯,欢迎搜索关注“物流视界”微信公众号。

值得注意的是,京东自2007年开始自建物流以来,不断着墨于自营物流和仓储设施的打造成为其实施差异化战略的重要举措。截至今年3月份,京东在全国已拥有3539个配送站和自提点,自建物流体系覆盖区县数量已增至1961个。

今年年初德邦物流的上市宣告这场从2016年开始的物流上市热潮接近谢幕。在此之前,四通一达加上顺丰已经先后登陆A股和美股。

电商企业对农村领域的探索,最开始的觊觎要追溯到2013年。2013年初,浙江遂昌的淘宝商家们最先开始在农村进行刷墙宣传:“生活要想好,赶紧上淘宝。”“淘宝墙”的照片瞬间引发“蝴蝶效应”,其他企业与不同乡镇纷纷群起效仿。

除了渠道下沉的家电专卖店,京东还计划在一线城市开设首批面积3万平方米以上的“京东家电超级体验店”以颠覆人们对家电实体店的概念。

在“熟人圈”走俏的乡镇地区,比大规模刷墙更有效的是招募当地的乡村推广员,这是京东将自己的品牌、渠道渗透到农村最直接的方式。乡村推广员能挨家挨户为近邻普及电商知识,提供网上下单、代购等系列服务,可谓“单点突破”。这样的乡村推广员由县级服务中心统一管理、培训、考核,是京东农村电商市场最基础的“神经元”系统。

今年4月,京东董事局主席刘强东透露,截至2018年3月底,京东每周在中国新开的京东便利店是1000家,而京东的目标是在今年年底,每天要新开1000家京东便利店。

6月20日,京东商城华南区农村电商项目负责人潘文旭在朋友圈转发京东毕业季的招聘广告时写道:“京东推广员就是夏天能种地,进村能卖电器,毕业回家能做生意。”实际上,京东针对如何顺利进乡早于去年初就酝酿了一套“以人为本”,深谙“熟人经济”的精准打法。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运输物流,转载请注明出处:到农村去:阿里京东乡村电商短兵相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