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运输物流 2019-10-23 04:1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乐白家 > 运输物流 > 正文

智能快递柜变、变、变掩盖下的盈利焦虑

业内人士表示,如果可以赚钱,物业自然愿意接管这块服务,如果只有支出而没有利润,物业宁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可以协调的空间主要是每年给物业的场地租金费用,能不能少点?这是矛盾焦点之一。

乐白家 1

去年速递易在阿里和复星的帮助下,与丰巢打的格外热闹,凭借深耕行业多年的经验,速递易推出的小黄筒,为其在拼接商业化版图的探索中,取得了不俗成绩。

但是在物流业的人、货、场以及供应链关系都开始重塑的时代,刚满三岁的丰巢,在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的情况下,还要面对日益复杂的生产环境。

一直以来菜鸟对自己的定义是,一个以数据驱动快递企业策划协同的物流平台,并且是一个专注物流领域的数据平台。而快递柜又是末端数据的一大入口,因此即便在已经有多家公司布局快递柜,而且无法实现盈利的情况下,菜鸟仍然大力投入该领域。从某一方面说明菜鸟希望通过这个途径积累更多数据,为商业重构打下坚实基础。

本文转自亿欧,并不代表中国(http://news.chinawutong.com/)观点,如有侵权可联系删除。

虽然快递柜是智能终端,可是无法向信报箱一样,一次性投入之后就可以作为社区内的基础配置,如果政府以行政手段将快递柜的运营成本转嫁到物业公司身上,那这笔费用肯定是要从物业服务费中来出,而那些不使用快递柜的业主就会有意见。

乐白家 2

速递易

丰巢快递柜引入了腾讯优图人脸识别功能。腾讯优图为丰巢提供三方面技术支撑:实名认证、人脸核身以及人脸检索。

物流不是互联网,量越大成本越高,不存在边际成本随量上升而下降的情况;物联网也不是互联网,尤其是这种被不同用户高频交互使用的大型设备设施,本身有较高成本,还有维护和运营成本,规模越大投入越大,而且是需要持续性投入的。

其次,末端配送快递柜变得越来越多样化。

虽然智能快递柜要实现盈利还为时尚早,但是它集成了物联网、智能识别、动态密码、无线通讯等技术,能够实现快递的智能化集中存取,远程监控和信息发布等功能,对于快递数据的收集有很大帮助。在此基础上,智能快递柜等智能终端将走出社区,从而进入到人流量更为密集、需求更丰富的交通枢纽、城市广场等更多新场景,与其它智能终端互联,为更多的用户提供更多近距离的综合性服务。

另外,此前京东的全流程无人仓已经实现,如今阿里却引领了快递配送的最后100米无人时代,经过数字化和物联网化重塑的新物流的雏形已经初现。

小黄筒主要是对准逆向物流,可实现用户“随之寄”的要求,是以科技力量解决快递行业“最先100”米的收寄痛点。据了解,中邮速递易小黄筒存在自给自足的太阳能供电系统、GPS定位导航、GPRS 数据传输、超声波测距模块等全新科技基因,多项技术加持的中邮速递易小黄筒不仅拥有可萌可酷的外形,其寄件流程也十分便捷。用户仅需通过扫描设备上的二维码即可在1分钟内完成所有的寄件流程,并第一时间收到包裹的路由反馈信息,而且在此期间无需等待,无需多次同快递员进行沟通。

亿欧智慧物流认为,丰巢和菜鸟的智能快递塔最重要的意义是,它将那些一直被人质疑使用场景有限、停留在实验室和特殊场合的无人机和无人车连接起来,让快递配送的最后100米进入了无人时代。

而与之对应的产品则分别是柜体品牌贴、液晶屏广告、微信取件通知广告、样品分发,产品组合灵活多样,在营销和品牌宣传上都做足了戏码,强化了线下的渗透能力,为更多的用户提供多样化、个性化服务。

也就是说,在快递企业和菜鸟眼中,智能快递柜最大的价值是其数据、流量价值,以及它作为一种物联网终端来为供应链赋能的协同效应,当然自身有造血能力的话就更好。也许智能快递柜的赢利模式不能仅从收费和广告这些较为常见处出发,而是从其数据、流量中掘金。

丰巢官网显示,快递柜的五大盈利模式是线上寄件、柜体广告、屏保广告、取件服务页面广告、丰巢微信/支付宝/短信页面,广告载体正是快递柜的商业卖点。

快递柜变变变的背后

无论是纯电商系的京东、苏宁易购,还是丰巢、e栈这类物流系的玩家,抑或是菜鸟、速递易这种三方平台,都能够看到它们在盈利这条路上的尝试和努力,各自的模式也有很大差异。

快递箱在变得越来越智能,离消费者越来越近,功能越来越多的同时,如果将其放到重构新物流的浪潮中看,阿里的店面代收、人工代收,还有以盒马为代表的新零售物流的协同效应开始放大,智能快件箱只是满足消费者安全、便捷、个性化收件需求的一个选择而已。

11月26日,为了更好规范智能快件寄递服务,维护快递市场秩序,交通运输部起草了《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乐白家 3

除了小黄筒,速递易的末端产品矩阵还有智能信报箱、大型自提柜等其他神器,更好的整合社区场景资源,连接着商业的另一端。

快递柜除了成为“黑科技集成箱”之外,“相貌”也变得日益多样化。

快递柜想盈利有哪些路子

在这种境况下,既没有新零售物流辅助,也没有其他类似产品协助,也没有寻求到更好的盈利模式的丰巢显得愈发孤立无援。

快递柜基础设施的建设,一定不是伪需求,它帮助很多快递员减少了不必要的麻烦,更为消费者带来方便,给快递柜企业赋予了商机的可能,政府和社会的管控也相较容易,那么快递柜搭建和运营费用,该由谁承担。

2015年6月6日成立的丰巢快递柜,如今过得并不“6”。

免费背后的逻辑

这样看来,也许,智能快递柜巨头没有盈利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没有离消费者足够近,对消费者、快递员的痛点解决的还不足够!

在人工智能不断发展,人工成本越来越高的大背景下,也许将来有一天无人快递能成为现实。而布局有物联网接口属性的智能快递柜,对快递物流的最后一个环节至关重要。在智能快递柜领域占据头部地位,将提前为将来无人快递的实现解决最后智能对接问题。

尽管目前丰巢科技已经覆盖了全国100多个城市的75000个社区,用户规模达1.3亿+,快递柜达到10w+,处于快递柜行业的第一位。

乐白家,纵观整个快递柜赛道的参赛选手,无一不是亏损状态。目前,国内一个智能快递柜造价约为1.8万元-6万元,而且企业还需承担智能快递柜的安装成本、线路改造和后期维护等费用,加之场地租金水涨船高,累加的成本成为快递柜企业在探索盈利之路上难以避开的绊脚石。

图片源自网络

类似公路、轨道、桥梁、信报箱等基础设施,都是政府利用税收支持建成的,如果把快递柜归属于基础设施,理应由政府发放补贴给运营商,可是这就违背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的经济规律,没有了竞争,企业还怎么会思考差异化运营,所以快递柜收费不能由政府完全承担,企业应在政策的引导下,自主寻找长远的商业模式。

丰巢科技CEO徐育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公开表示,最后一公里痛点不仅仅是快递柜能完全解决的,丰巢要建设共同配送体系,来为末端客户提供标准化、统一的服务标准让服务的快递公司、用户能感受到稳定的末端快递服务,并通过挖掘用户数据,来打造并驱动末端物流、干线物流的完整链条。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运输物流,转载请注明出处:智能快递柜变、变、变掩盖下的盈利焦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