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运输物流 2020-05-15 00:3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乐白家 > 运输物流 > 正文

顺乘“一带一路”政策东风,建设南向物流大通道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围绕新目标新要求,广西深耕东盟、拓展南亚、面向世界,推进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建设取得积极成效。在此,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会长何黎明就我国物流业的阶段特征,以及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建设的想法,与大家做一交流。

“一带一路”南向通道为物流业发展带来新的格局和机遇

一、我国物流业发展的阶段性特征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崔忠付在2018“一带一路”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流高峰论坛上的致辞

当前,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物流大国”。2017年,我国社会物流总费用超过12万亿元,成为全球最大的物流市场。物流业作为支撑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性、战略性、先导性产业,正处于向高质量发展转型的关口期,呈现出一系列新的特点。

(2018年4月27日上午,广西南宁)

一是物流成本进入快速回落期。2018年上半年,我国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为14.5%,较2012年的18%下降3.5个百分点。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持续下降,很大程度上是经济结构调整的原因。随着经济结构调整到位,物流降成本将更多依靠物流自身的效率提升、服务升级和全程优化,提高物流核心竞争力。

尊敬的黄伟京副主席,张伟副会长,张松声总经理,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

二是物流需求进入平稳增长期。我国社会物流总额从金融危机前动辄两位数的增长降至2015年5.8%的历史低点,2018年上半年上升为6.9%,逐渐企稳回升。社会物流需求结束了高速增长阶段,进入增速换挡平台期。

大家上午好!

三是需求结构进入持续升级期。随着居民消费水平提升,消费品物流需求保持较快增长。五年来单位与居民物品物流总额年均增长38.7%,保持较高增长速度。与消费相关的电商、冷链、汽车、配送等细分市场保持较好增长势头。工业品物流保持稳定增长,五年来工业品物流总额年均增长6.6%。上半年高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需求分别增长11.6%和9.2%,中高端需求增势良好。

非常高兴出席本次物流高峰论坛。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的建设意义非同寻常,去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志会见来访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时提出,“一带一路”建设是当前两国合作重点,双方在共建中新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上达成共识,并在地区层面带动其他国家共同参与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建设。

四是物流市场进入集中发展期。随着市场环境逐步改善,物流市场从分散走向集中。“中国物流企业50强”主营业务收入达8300亿元,进入门槛不断提高。快递物流、汽车物流、零担快运、电商物流等门槛较高的细分市场,市场集中度快速提高。截止目前,全国A级物流企业达到5355,其中5A级企业293家,一批综合实力强、引领行业发展的标杆型企业加快涌现。

最近习近平主席在海南省博鳌国宾馆会见了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再次强调,双方要继续打造好两国共建的“南向通道”,将“一带”和“一路”更好连接起来。

五是运输结构进入加快调整期。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围绕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要调整运输结构、增加铁路货运量。6月下旬,国务院印发《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要求优化调整货物运输结构,大幅提升铁路货运比例。近年来,各地出台环保限行措施,引导“公转铁”和多式联运发展。2017年,铁路货运量一举扭转了2012年以来的负增长局面,同比增长10.7%,铁路货运量占货物运输总量的7.7%。今年上半年,铁路货运量占比8.4%,保持持续回升势头。

今天我们相聚在此,共同探讨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的建设问题,可以说是贯彻落实中新两国领导人战略共识的具体行动,同时也是推动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建设的积极探索。下面,我从物流发展的角度提几点意见:

六是智慧物流进入创新爆发期。近年来,无人仓、无人港、无人机、无人驾驶、物流机器人等一批国际领先技术试验应用。互联网+高效运输、智能仓储、便捷配送等创新模式全面推广,物流互联网平台带动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发展,通过协同共享方式改变传统物流业态。智慧物流技术创新、模式创新、业态创新进入爆发期。

第一,要充分认识建设南向通道的战略意义。南向通道是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向北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向南连接海上丝绸之路和中南半岛的大通道。南向通道的建设,将让“一带一路”经中国西部地区形成完整的环线。这样一个贸易通道的形成,将有力推动“一带”与“一路”的有机衔接,促成中国西北与西南等地区的连通,中西亚与东南亚地区的连接。沿线国家与地区将借由这条大动脉,实现产能、市场等要素共享,共同打造一条极具生命力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

七是物流供应链进入快速起步期。现代供应链是衡量一国经济竞争力的重要指标,也是物流业迈向价值链中高端的必然选择。随着客户需求和服务能力的提升,物流业与上下游制造、商贸企业深度融合,通过聚焦整合资源、优化流程、协同创新,创造供应链新价值,物流业正迎来向供应链物流转型的热潮。

第二,要充分认识南向通道的深刻内涵。南向通道主要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条通道。一是“渝黔桂新”南向通道。“渝黔桂新”南向通道常态化运行班列的开行,标志着西部地区开辟了一条新的国际贸易物流大通道,将有力推动我国西部地区与东盟及其他国家更高水平的互联互通。同时为探索国际多式联运新路径提供了实践平台,将有利于参与各方从多式联运合同签订、陆海多式联运“一单制”、单一运价确定机制、多式联运经营人选择、运输方式确定、关检合作等不同角度,探索国际陆海贸易物流新规则,建立国际多式联运的高效组织运行机制。二是跨境公路运输,分为东线、中线和西线,东线重庆南彭—广西凭祥—越南河内,中线从重庆南彭—云南磨憨—新加坡,西线重庆南彭—云南瑞丽—缅甸仰光。三是国际铁路多式联运。铁路通过广西钦州港、防城港,直通东盟和全球。借助南向通道,东南亚的家具、木材、水果、食物等产品可及时运到中国西部地区乃至欧洲,中西部地区机电、建材、汽车、摩托车等产品可送到东南亚和欧洲。

八是对外开放进入持续扩张期。2005年底我国物流业全面开放,世界主要跨国物流企业全面进入国内市场。为更好参与国际竞争,国内物流企业跟随工商企业“走出去”,在航运物流、工程大件物流等方面走在世界前列。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物流对外开放进入新阶段。截止到8月,中欧班列累计开行数量突破一万列。沿线港口、码头、园区等基础设施成为对外投资热点,打造物流大通道,融入国际物流大市场。

第三,关注南向通道建设的机遇和挑战。具体有三大发展契机:一是公路铁路港口基础设施建设的机遇。未来几年,南向通道沿线省区将投入大量的资金,加快建设基础设施,增加班列、航运的批次,将汇聚资金流、材料流、人才流,商机很多,比如钦州港的建设,随着优势效应的不断聚集和释放,钦州港作为南向通道陆海枢纽的核心地位将进一步凸显。钦州港将成为面向东盟国际大通道的关键通道和西南、中南战略支撑的核心支点。二是物流园区建设的机遇,一批新的产业园将开工建设,比如说中新南宁国际物流园,以及近年来南宁市积极推动的物流“五园区”,即:中国-东盟国际物流基地、南宁空港物流基地、安吉综合物流园、金桥综合物流园和江南综合物流园的构建。三是产业发展的机遇。物流大通道的建设,必然带动贸易的大流通,也将改变贸易通道的格局,比如说,一批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正在把工厂搬到广西的北部湾。

九是基础设施进入融合发展期。目前,我国规模以上物流园区已经超过1600家,较2006年第一次有调查的207家翻了三番。还有大量的配送中心、物流仓库等,物流基础设施初步估计超过13亿平方米。全国铁路、公路、水路、民航等交通基础设施初具规模,高速铁路、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均居世界第一。交通与物流融合发展,物流基础设施网络正在形成。

与此同时,南向通道的建设也存在三大挑战,一是必须有效解决好贸易便利化,二是必须有效解决好多式联运的接点服务,三是必须有效解决好多方合力。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运输物流,转载请注明出处:顺乘“一带一路”政策东风,建设南向物流大通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