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照明工业 2019-10-22 04:1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乐白家 > 照明工业 > 正文

国家唯一一个户外大功率LED集成封装联盟在深成

深圳晚报讯 (记者 梁丽 赵冬梅) 8月6日,国家LED集成封装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在深圳成立。首批38家单位加盟,深圳市汉鼎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谢芬芬当选联盟首任理事长。

在联盟形成之后,联盟关系如何维系涉及到联盟管理的问题,联盟管理贯穿于联盟形成到联盟瓦解这一过程之间。对任何联盟而言,联盟管理都是无法回避的事情。冷战结束后,随着国际环境更趋稳定,新的联盟形成已越来越少,而既有联盟的延续时间却是越来越长,这就使得联盟管理成为常态,联盟管理研究也成为当前联盟研究的焦点。

乐白家 1

乐白家,困境调适是核心

联盟尽管不完全都是权益之计,但联盟内部不乏利益分歧,这也使得联盟管理必不可少。联盟管理的主要任务是协调盟国之间对成本与收益的权衡。甚至可以认为,只有理解了联盟管理,才能理解联盟政治的全过程。因为联盟与战争的关系、联盟的行为、联盟对国际格局的影响等问题都是发生在联盟管理的背景下。由此可见,相对于联盟形成与联盟瓦解而言,联盟管理是一个研究范围更为广泛的议题,不仅涉及联盟内部的权责分担,还关系联盟行为的协调。联盟管理的概念可以界定为:联盟成员国为了以符合自身利益的方式维持联盟关系,对联盟内部的成本与收益进行协调,在缓解联盟困境的同时实现联盟收益、权责与联盟困境相契合。

对于联盟管理的探讨离不开对联盟功效的分析,因为联盟成员国往往会以基于成本—收益的视角来权衡其联盟功效,从而影响其联盟政策特别是联盟管理行为。在安全威胁并不迫在眉睫的情况下,联盟成员国大多会根据联盟的成本—收益来进行联盟相关政策决策,这也使得盟国之间如何协调成本分担、利益分享成为联盟管理的日常主要内容。不过相对而言,联盟成本与收益的协调不过是联盟管理的表象,更为深层次的原因是成本与收益的关系主要受联盟困境的影响,因而联盟管理的核心问题是联盟成员国的联盟困境调适。

协调成本、收益与困境之关系

联盟管理的目的在于提高联盟的可靠性。在不同的联盟类型中,联盟管理的难度与方式也有所不同。联盟管理是联盟成员国都参与其中的联盟行为,联盟管理是相互管理而非单方管理,不过由于联盟内部实力对比的差异,联盟管理的能力也有所不同,联盟管理的作用机制在于如何协调成本、收益与联盟困境相契合。联盟管理机制首先基于联盟成员国对联盟困境的评估,哪种联盟困境占优会决定联盟的成本意愿。一般而言,如果联盟“被牵连”(entrapment)困境占优,那么联盟成员国更倾向于减少联盟成本,在以低成本维持联盟的同时减少“被牵连”困境。如果是联盟“被抛弃”(abandonment)困境占优,联盟成员国会倾向于增加联盟成本,在联盟维持的同时减少“被抛弃”困境。无论采取何种方式,最终都是通过修改联盟条约、减少联盟履约等联盟行为来实现联盟维持。

为了调适联盟成本—收益以缓解联盟困境,联盟管理大体可以采取权力强制、制度约束和权威引导等方式。一是权力强制,通过利用在联盟中的权力对比优势,强制盟国服从本国的意见,在联盟管理中发挥主导作用。二是通过制度约束来规范联盟中的权责分担。由于联盟信任程度的差异性,如何维持联盟的可靠性,减少联盟内部合作的交易成本,联盟制度建设被认为是比较可靠的方式。三是权威引导。权威不同于强制,其实现方式源自从属者的自愿,而非依靠劝说或争辩。通过权威引导的方式来实施联盟管理,更多依赖于联盟中的价值观、认同等软实力作用的发挥,不过权威关系的形成和维持建立在对利益回报的期待上。

通过上述几种联盟管理方式,联盟成员国可以实现对联盟成本的调适,进而使本国的联盟成本—收益更加平衡,缓解本国所面临的联盟困境,维持联盟关系的相对稳定。不过由于联盟成员国之间的实力差异、利益差异、联盟困境差异等多种差异,联盟成员国采取何种联盟管理方式与其在联盟中的权力地位、联盟制度状况等因素密不可分。

研究议题更丰富

围绕着联盟管理,联盟与战争、联盟与成员国政治制度的关系、联盟内部的经济与安全关系、联盟成员国的对外政策协调等是联盟管理的主要研究议题。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照明工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家唯一一个户外大功率LED集成封装联盟在深成

关键词: